首页 关于我们 苍山概况 苍山小学 乡音无限 知青岁月 老友寻呼台 乡愁视频 访客留言 图库 
滚动公告
    苍山林场--这里是你我苍山人共有的家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提供更多的好图美文,有你我的参与,我们的网上家园将会更加美好。
    请将文图发送到本网邮箱
    苍山林场QQ群:348013959

    欢迎大家的到来
    祝愿苍山的乡亲们、朋友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访客留言
[11-27]大兴安岭现在还有《流
[11-24]【急寻原始资料】
[11-24]【急寻档案】
[6-19]你好,加入苍山QQ群
[5-27]寻找儿时伙伴张美华,
[5-23]寻找儿时的伙伴,张美
[1-21]1977年,刚刚参加
[6-10]找朱忠余
[6-2]欢迎刘彦强的到来,虽
[5-1]五一假期,家里来了客
[8-31]家乡只在梦里头,天南
[7-30]想寻找当年在苍山林场
[7-11]怎么好久没人来了
[7-16]苍山群里有很多苍山人
[7-15]王孝才还在仓山林场吗
我的链接
·大兴安岭政府
·大兴安岭旅游网
·碧水镇
·大兴安岭日报
·浙江知青网
·呼中旅游
·加格达奇区
可不可以走出时间之外?
出处:
——松岭区文工团团员阔别34年重相会侧记
                            
  一个时代的见证,一段无悔的青春,如果时间可以停住脚步,如果能走出时间之外,我能不能留在当年再多看你们一眼?

  假如友情依然浓烈
  
  那就让我们尽情地欢聚
  
  假如生活依然快乐
  
  那就让我们尽情地欢笑
  
  
  7月,松岭区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使小镇一下子热闹起来,认识他们的百姓纷纷上前握手、拥抱,有人甚至激动地流下了眼泪……原来,这是一场期待了34年的重逢。
  
  松岭区文工团建团于1970年,1980年宣布解散。10年的时间里,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怀揣远大理想,相聚在美丽的大兴安岭。10年后,他们分赴四面八方,用各自的努力续写自己的故事……34年后的今天,他们又从祖国各地、大洋彼岸回到了留下青春记忆的这个地方。
  
  时光如诗,岁月如梭,34年弹指一挥间。分别时,风华正茂,青春年少。再见面时,已是步履蹒跚、鬓染霜雪。时光的流逝苍老了他们年轻的容颜,岁月却隔不断他们浓浓的情谊。在相聚的那一刻,他们惊喜地发现,那一张张熟悉的笑脸和一颗颗滚烫的心都没有变!当79岁的老团长焦龙颂也来到聚会现场时,大家不约而同喊出了他们熟悉的称呼:“我们的老爸爸”!
  
  在到处是大生产、大会战的岁月里,由于文化生活的单调和贫乏,松岭区文工团所到之处百姓的狂热程度丝毫不亚于今天任何一位当红的明星,每次演出都异常火爆。观众们的热情在给团员们带来鼓励的同时也带来一些压力。如何能让观众们更满意?怎样能为自己的团队争光?怎么做到最好?这是每位团员心里的头等大事。因为真心热爱,他们把一腔热血洒在了这片炙热的土地,走访兵团、慰问部队,顶酷暑、冒严寒,穿梭于大兴安岭内外。他们多次参加黑龙江省文艺会演、文艺调演,获得了多种奖项,也曾代表黑龙江省拥军慰问团,走遍大兴安岭的区县、军营、边防哨所,将他们精心编排的节目表演给部队官兵、山区百姓,为平淡枯燥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丽的色彩。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的周尊圣曾是文工团的一员,他回忆说:“每天早上两个小时的晨功,白天十几个小时的训练是大家的必修课。当时的生活条件并不好,演出都是无偿的,工资也不够花,吃饭凭饭票,女生还好,很多食量大的男生根本吃不起菜,就更别提肉了,只能干吃馒头。”文工团任务量大,练功、编排节目、做灯光布景、甚至上山砍柴……一个人要做很多事情,每天忙得晕头转向,但是大家却干劲十足。采访中,记者学到了一个新词“打猴拳”。所谓的“打猴拳”就是指钱不够花的人,经常会提前领取下个月的工资,他们向会计求助时双手向上的样子就被称为“打猴拳”。谁只要一说“打猴拳”去了,大家就知道这准是去预领工资了。提及老团长,周尊圣哽咽了,那时十几岁的他们,年少气盛,爱打架,上级政府施压要解散文工团,为了大家的前程老团长极力维护,这个团才得以保留,他的真情照顾让大家深深感动。那些激情燃烧岁月的场景就像看电影一样,一幕幕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他说,现在想起来,最让他留恋的是这段时光的纯粹和美好。
  
  这次聚会,还有一位团员因为工作原因无法赶回来,带着深深的遗憾,她给记者写下一首小诗,送给原来的团友,也送给老团长,更希望把这段话送给她日思夜想的大兴安岭:
  
  如果山花依然芬芳,请你把它编成花冠戴在她的头上
  
  如果山泉依然清甜,请你把它制成蜜糖滋润她的心房
  
  假如友情依然浓烈,那就让我们尽情地欢聚
  
  假如生活依然快乐,那就让我们尽情地欢笑
  
  祝时光永恒友谊万岁!
  
  这位团员名字叫杜宇,十几岁就离开了自己所在的城市来到松岭。第一次接触到这样干净自然的一片天地,特别是当地人们的亲切朴实,让她很快融入新生活。她还清楚记得,当时她梳着两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后来为了演出忍着泪剪掉了少女时期最心爱的长发。初到新环境,难免会想家,可是越临近春节团里演出任务越重,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解决思乡之苦的唯一方式,就是春节那天晚上,大家一起面向家乡的方向喊:“爸妈,过年好!”虽然生活艰苦,但是领导的关爱、团友的帮助,还有内心坚持的梦想,都让他们有了坚持下来的动力,这种生活磨炼了团员们的意志。心态乐观的杜宇说,在文工团那几年感受的美好事物,对她今后的工作生活有着很大的影响,这些都是幸福的回忆,也是值得继续传承下去的东西。
  
  重返大兴安岭,老团员们都为松岭区的发展变化感到高兴,曾经低矮破旧的小砖房变成了一幢幢高楼,泥泞颠簸的小土路变成了宽敞平坦的柏油路。当年那个破旧的文工团小平房,如今变成了设备先进的青少年活动中心,周尊圣先生一连感叹了三遍“超乎想象”。团员们纷纷表示以后有机会还会再来,回去以后也会跟身边的人多宣传介绍他们的第二故乡——美丽的大兴安岭。
  
  时光荏苒,似水流年;青春不再,情怀依然。松岭区文工团的团员们用回忆温暖着这片曾经奋斗过的家园,曾经他们在这碧水蓝天中放飞过多少青春梦想,如今胸腔中依旧澎湃着无尽的激情。
  
  可不可以走出时间之外?岁月流逝,曾经的青春少年如今已是满头华发,但松岭区文工团的老团员们仍然想着,如果可以不受时间的界定和限制,他们多希望永远英俊年少,让美好的青春留在大兴安岭这片魂牵梦绕的大林......

           

                     老照片勾起心中多少美好的回忆。

           

           (34年后再聚首,青山在,情未老。本稿图片均由周尊圣提供)


版权所有:苍山林场  
单位地址:苍山林场
联系电话:165034 传真: Email:china_165034@126.com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