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苍山概况 苍山小学 乡音无限 知青岁月 老友寻呼台 乡愁视频 访客留言 图库 
滚动公告
    苍山林场--这里是你我苍山人共有的家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提供更多的好图美文,有你我的参与,我们的网上家园将会更加美好。
    请将文图发送到本网邮箱
    苍山林场QQ群:348013959

    欢迎大家的到来
    祝愿苍山的乡亲们、朋友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访客留言
[6-19]你好,加入苍山QQ群
[5-27]寻找儿时伙伴张美华,
[5-23]寻找儿时的伙伴,张美
[1-21]1977年,刚刚参加
[6-10]找朱忠余
[6-2]欢迎刘彦强的到来,虽
[5-1]五一假期,家里来了客
[8-31]家乡只在梦里头,天南
[7-30]想寻找当年在苍山林场
[7-11]怎么好久没人来了
[7-16]苍山群里有很多苍山人
[7-15]王孝才还在仓山林场吗
[12-14]欢迎许伟的到来,有时
[12-9]qq49806738
[12-9]梦回故乡是我迫切的心
我的链接
·大兴安岭政府
·大兴安岭旅游网
·碧水镇
·大兴安岭日报
·浙江知青网
·呼中旅游
·加格达奇区
我在大兴安岭的日子--八枝莲
出处:

 

 说起我的大兴安岭生活,还真是比较另类。但毕竟也是体现出那个时代的印记。抱着改造自己,挣钱养家(弟弟妹妹)的想法来到兴安岭,我经常挑水,把水缸挑满,早早起来点火烧炉子,安排了烧炉工以后,好像就解放多了,与岭友扛木头时总是把绳子往自己这边拉,用洋镐刨开冰给大家。(这一些是在岭友们提示下逐渐回忆起来的,毕竟几十年来我的大脑还是被中考高考占据了的)虽然家庭成份不好,但没多少日子,自己便担任了班长,这并不是自己的奋斗理想,(说实话从小学念书到离开学校,尽管成份不好,家境贫寒,穿着狼狈,但上学一个星期便被老师同学选为班长,以后就班长中队长大队长没断过。)不过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不敢去军垦农场,不敢去大庆油田——全国一面红旗这样的单位左得很,不能自讨没趣。所以还是有一种安全感了。我写这些,并不是像有人说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朋友,你不觉得,当大多数人还在向父母撒娇,向父母诉苦,大包小包从家里往外拿,能回家多待些日子就多待些日子。而我,担忧着住院的母亲,担忧着困窘拮据的弟妹们,于是拼命的干活,努力的学习,不愿意在上海多待舍不得那每天的一份工资,是很可悲的吗?希望能有机会改变命运。给自己给家庭带来转机。是很无奈的吗?大兴安岭给了我这样的基础,我可以三两个月就寄上百元回家,以至于里弄里的阿姨们对下乡的孩子说,你们能像x x那样寄钱回家,我天天烧肉给你吃。我很满足,我很感谢大兴安岭。

    许多人不理解我怎么当时那么精神勃勃,那么快快乐乐。他们不知道我心里想的,不知道我的生活要求啊。到了八连不久,我便住在了小分队的帐篷了,其实我并不擅长唱歌跳舞,只是喜欢朗诵,我非常清楚的记得,当我在宏伟大礼堂报幕时,全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我记得队友黄秀坤说,你的嗓子真亮。不过,我现在知道唱歌与讲话用嗓是不一样的,难怪我唱歌就发不出声。住在小分队的帐篷里,感受是很不一样的,帐篷分出三分之一,是少数几个男生住的,天天早早晚晚,隔壁传来刘学银的二胡,京胡声,黄秀坤的小提琴声,邵永明的读外语声,唱歌声,声音是欢快的,激昂的,忧郁的,沉沉的,朗朗的------,女孩子们唱歌,跳舞。我觉得,生活美极了。至今,苏红宝的洋嗓音,苏芝萍的亮嗓子依然缭绕在耳边。我依然是这个屋子的班长,大家相处的很好。晏建华,吴梅青是与我聊的最多的,不久,晏建华又调到呼中去了。我的最密切的伙伴是朱湘宜,我们吃着一锅饭,有几次一起上山黄花菜,野浆果吃,嘴边都吃得紫紫的,现在知道了,那是蓝莓。我们戴着裹住整个脑袋的蚊帽,可朱湘宜的脖子上手上全咬的包包,她既白又嫩,蚊子,小咬全冲她去了。朱湘宜的京剧唱得很好,总是与刘学银对唱阿庆嫂胡传魁或者沙奶奶郭建光,我的感觉是她的嗓音唱沙奶奶更有韵味。队友们说,她与别人很不客气,对我特别好,我也稀里糊涂,只是心里非常踏实,生活充满了阳光。吃高粱米窝窝头,扛木头,烧火,挑水,裤子刮破了,一道道蚂蝗般的针脚。啊,这都不是问题。得空看看书,没书看了读毛选,背语录。对了,还时不时的抄抄黄秀坤笔记本里的裴多菲啊,莎士比亚的诗歌,他是个老高中生,手里货色比我们多。我憧憬着未来。

    我没记错的话,八连的活是不多的,只是解决自己的烧火问题,每天出去两趟,扛些烧火木头回来,冬天有时有大木头被卡车还是拖拉机拉来,我们只要劈棒子就行。现在想想,这一年的时间并没什么活,也没出什么产品或者说成果,却天天要烧掉笔直笔直碗口粗的木头,真正是浪费资源破坏环保。不过这是决策者的责任。怨不得知青的。那时的指导员是邱峰海(?名字没错吧)见我就孙,孙的,我知道他对我印象不错,像我这样傻傻的上海女孩是不多的。有四任了吧,连长指导员,应该说对我都不错,慢慢道来。

    八连以后改为转厂,我成了一名扣砖工,这大概是我在大兴安岭最受磨练的日子,兴安岭的太阳特别厉害,是因为它的海拔高吧,一早上开始做砖,说起来指标是八百,应该是两个人做砖,两个人和泥,不过我们总要做得翻倍才肯停手,谁和我搭档的是倒霉了,人家可能并没有要改造的愿望啊,与我搭过档和泥的男青年一定头疼我的,只是有一个军工老谢倒是个老实人,个子不大,身体也不棒,累得他直叫唤,还紧着夸我,在军工中给我造了很好的舆论。只是,我的身体并不强壮的,当时连队有几个做砖能手,颜扣娣,龙珍梅,仲霞金非常厉害,她们身体棒,又特别肯做,做砖成就大大超出大伙。忘记了大兴安岭许多事许多人,他们的名字却始终记得清楚,可见对她们的佩服之情。

    一个上午做下来,腰酸背疼手木,中午赶紧睡一觉,再出去翻砖,晚饭前把砖再码到遮雨棚里。日复一日,辛苦劳累都能挺下来,最叫女孩子受不了的是个个都成了黑人儿,臂膀黑,腿脚黑,脸上不但黑,还晒焦了,脸上的皮肤翘了起来,卷了起来,手一碰,脸一洗又都掉了。我脸上的皮肤焦了掉,掉了长。真正是脱胎换骨啊。

    在这样的生活中,我还做了这样一件现在想来很好玩的事,当时的指导员叫付永发,膀大腰圆体格健壮,连长是南京林学院来的陈兵,小小的个子,说起话来有点蔫。早上的例会,连长讲话安排工作,指导员的付永发总是打断他,甚至训斥他。这使我很看不下去。有天中午,我来到连部,正好陈兵不在,我就和付永发交换意见起来,我说他不应该这样对待陈兵,不利于工作,不尊重人,更不符合毛主席教导,毛主席说——————。哈!付永发果然接受了我的意见,以后态度好多了。类似的傻事下边还有。

    在砖厂的探亲假我是国庆期间休的,因此春节只能在大兴安岭过了,知青们极大多数都回上海了,剩下的人都并到了一起。我印象中有一个叫陈腊梅的,长得细高挑个,眼睛圆圆的,水汪汪的,黑黑的皮肤很光洁,大家都说她黑里俏,可惜腊梅不识字,天寒地冻,无甚事干,待着无聊我便教起她字来,她高兴我也很有成就感。

    无意间,注意到了住处旁边的解放军军营,细问下来是团参谋部带着一支小分队,学生时期就有解放军做我们辅导员,领着我们去定海桥帮助推劳动车上坡,访贫问苦,忽然想闲得无聊,不如帮解放军洗洗衣服吧,我与腊梅等人来到军营向参谋长说明来意,他与旁边的人都笑了,说战士自己会洗,还叮嘱我们要注意保暖,不然以后会作病,好像还帮我们拉来过烧火木头,春节临近,参谋长让我们与他一起去打猎,树林中安静而肃穆,高高耸入天空的白桦树,地上树上都覆盖着雪花,世界一片晶莹洁白,真正是美极了,现在想来这是多么幸运的一次活动。可是当初虽然高兴,也只是淡淡的,挥不去对家庭对自己前途的忧虑,如果能卜算到十年后会考上大学,会在家乡过上稳定的生活,会当上人民教师。哎呀,在大兴安岭的一切不仅会积极对待,更不会错过每一寸土地每一棵树木每一片风景每一次活动了。参谋长给了我们两只飞龙(鸟)说是古代进贡给皇帝的珍禽,年三十,我们这个帐篷享受到了皇帝的待遇,吃起了飞龙炖的汤。真正是鲜得眉毛也要掉下来的。

    第二年春天土地开冻以后,解放军又来帮我们犁地,给我们土豆种子,我与同屋的人学着种起了土豆。这两年开始参加起大兴安岭的聚会,汤秀英,韩金娣看到我就说,嗨,还记得你领我们一起种土豆,每人分了一脸盆多呢。那里是我领啊,是解放军领着我们种的呢。

 


版权所有:苍山林场  
单位地址:苍山林场
联系电话:165034 传真: Email:china_165034@126.com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