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苍山概况 苍山小学 乡音无限 知青岁月 老友寻呼台 乡愁视频 访客留言 图库 
滚动公告
    苍山林场--这里是你我苍山人共有的家园,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提供更多的好图美文,有你我的参与,我们的网上家园将会更加美好。
    请将文图发送到本网邮箱
    苍山林场QQ群:348013959

    欢迎大家的到来
    祝愿苍山的乡亲们、朋友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访客留言
[6-19]你好,加入苍山QQ群
[5-27]寻找儿时伙伴张美华,
[5-23]寻找儿时的伙伴,张美
[1-21]1977年,刚刚参加
[6-10]找朱忠余
[6-2]欢迎刘彦强的到来,虽
[5-1]五一假期,家里来了客
[8-31]家乡只在梦里头,天南
[7-30]想寻找当年在苍山林场
[7-11]怎么好久没人来了
[7-16]苍山群里有很多苍山人
[7-15]王孝才还在仓山林场吗
[12-14]欢迎许伟的到来,有时
[12-9]qq49806738
[12-9]梦回故乡是我迫切的心
我的链接
·大兴安岭政府
·大兴安岭旅游网
·碧水镇
·大兴安岭日报
·浙江知青网
·呼中旅游
·加格达奇区
《悠悠往事》之《葱油飘香》
出处:
      文章的题目我想了很久,不知道是叫《杀年猪》好还是叫《葱油飘香》更恰当。杀猪是把痛苦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虽说也有乐趣,也有喜悦。但还是有眼泪和腥气。似乎不太合适。葱油是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日用品。飘香却另有一番味道。想来想去,还是叫《葱油飘香》更好一些。
      还是从我自己说起吧,我出生在吉林省长岭县太平川镇。不过,四十年的太平川可是一片盐碱地。十几条冷冰冰的铁轨,麻花一样扭在一起。正是这些铁轨把镇区一分为二,我家在道南。道南是一片平房区,分别住着车务、桥梁、电务、机务等部门的铁路职工。我家是一间小得不能再小的独居室。房前盐碱地,房后盐碱池。一家五口就蜗居在此……正是因为我们三兄弟要吃要喝,母亲才有了养猪养鸡的念头,无奈院子实在太小,终究没有成功。母亲于是一直感到惋惜。

     俗话说机会是留给有心人的,三年以后,父亲所在的沈阳铁路局白城子分居决定支援新成立的齐齐哈尔铁路局加格达奇分局,作为车务先进工作者的父亲正值年轻,当然是首选的首选。于是,一家五口背起三套行李,二包餐具。顶着凛冽的寒风登上了北去的列车。经过三天二夜的奔跑,终于到达了位于大山深处的林海镇。林海镇不大,却是嫩林(嫩江到林海)线、林碧(林海到碧水)线、牙林(牙克石到林海)线的枢纽。出站就是高高的山峦,因为最早住的是铁道兵的信号连,所在整座山就叫“信号连'。信号连以西是一片黄色的平房,整齐的排列。异常醒目。父亲于是就分到了一套一居室,面积却是原来太平川房子的二倍大。于是就被父亲改成了二房。因为是在东头第一家,院子是特别的大。母亲高兴了,这就是养猪养鸡的最佳地方啊。
      猪崽是父亲从拉哈用休息时间背回来的,一只活泼客气爱的“克朗”。大大的耳朵毛茸茸的像盖了一层薄薄的霜,眼睛不大却布满光泽,前蹄矮小,后蹄偏大,猪身子像一只细细的油桶。叫起来嗲声嗲气,大姑娘一样。猪圈早就盖好了,在院子的一个角落。用木板钉的,中间加了防寒的黑土,门前还挂了一块软布帘,只可惜没几天就被它撕碎了,成了点心。猪圈的地用木板铺成,下面是空的,母亲说是可以排水排便排尿,在院子外挖一个大坑,里面的东西正好从地板下流进出去。
     有了猪圈有了猪,下一步就是解决猪食的问题。夏天里,漫山遍野的野菜正好是最好的猪食,于是,我们三兄弟就经常在山上游荡,用编织袋采各种植物,什么四叶菜、猫爪菜、黄瓜香、酸沫姜、柳蒿芽……采回来后就统一塞进仓库,等父亲下班后在进一步检查,合格后就放到大锅里加水煮,烧水的柴禾也是从山上拾来的,水是从不远处挑来的,炉灶就在院子里,下雨天就遮一块帆布,帆布下呼呼冒着热气,现在想一想,也真是傻,山上采来的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原生态绿色植物,咋就不知道自己吃呢?计划经济的时代,一个月能吃上一次肉,二顿细粮。其余的全都是土豆和白菜、玉米面。尤其是冬天,土豆都长了芽子,白菜也是干的几乎没有水分。改善生活的就是粉条和冻海带丝。这浩瀚的大山都是宝哇,咋就不知道靠山吃山的道理呢?人吃的不好,个个营养不良,病怏怏的没有生气。猪就不一样了,这家伙一天几乎都在吃,从不停口。吃得多拉得就多,所以,院子里总是源源不断的排出粪便,只要一流出来,马上就被人用大勺舀起拿回去浇菜地。我们还喜欢给猪洗澡,一天一般是洗四次,用水冲,用毛刷子刷,所以,猪圈四周几乎没有异味,苍蝇和蚊子也不多。
      我家门前还有一条小河,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这条河其实真的很小,只有五米多宽,清澈见底。在岸上就能看见水底的小鱼往来嬉戏,都说清水无鱼,其实全是假话。我就真真切切看到了鱼。就是不好搞上来,用网、用卧瓶、用尖锐的刀锯。往往是忙活了一大天,收获却寥寥无几。不过。雨天就不同了。只要一下雨。河水就爆涨。清静的水漫过河床,雨一停。水就快速下降,许多鱼就逃不掉了,最多的是“老头鱼”。大人说有毒不能吃,我们就捡回来喂猪。一场雨后,最少也能捡个八九十斤,拿回来全部丢进锅里,那味道真是香啊,馋的我们直咽口水。就是不敢吃一小点,猪可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先是一边哼哼一边吃,后来连哼哼的时间都没有了,全是“垮垮垮”的吃食声。其实,“老头鱼”是地方方言,这种鱼的学名叫“圩堤大鲵”。和江南的“昂刺”相近,那可是天生的野生鱼啊,现在已经不多了。当初那猪真不知道吃了多少的“圩堤大鲵”。身体不强壮才怪呢?
      所以,这猪喂到这个程度算不算是最高境界。
      养猪的目的不碍乎是改善生活,方式可以多样,可以直接换钱,就是卖。可以杀了留着自己吃肉。
      这些我们三兄弟好像并不知道,我们就是觉得猪很有灵气,淘气又可爱,完完全全把它当成了家庭中的一员,根本就没有想吃了它或者卖了它的意思,看着猪一天天长大,我们也高兴。就是采猪菜的任务更重,压力更大了。林海是北陲山区,无霜期仅仅11天,转眼之间山上就落满了皑皑的白雪,猪菜也蔫吧了,寒风一阵比一阵猛烈。流出院子外面的屎尿也要靠人为的输送,猪也不能洗澡了,曾经白白嫩嫩的身上有了枯草和冰块。我们急在心里,愁在脸上。
      直到有一天,母亲郑重地通知我们:秋天来了,要过年了,该杀猪了。
      我们三兄弟几乎同时睁大了眼睛:杀猪,为什么要杀猪?
      就像历史的车轮不能阻拦一样,终于有一天早晨,母亲说,你们去胜利家玩吧,晚点回来也可以。
      我们其实隐隐约约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就搬个板凳守在猪圈旁,赖着不走。看着已经胖得不好走路的猪哀怨的眼神,我们的泪水不知不觉地留下来……三弟把口袋里的几块糖送到了猪的嘴边,它不吃也不动,三弟就掰开它的嘴,这回,它吃得津津有味。耳朵还扑楞楞地抖了几抖……
      母亲心软,就和父亲商量,哪知道父亲眼睛一瞪,一切都安排好了,不行。
      于是,我们三兄弟就被关进了房子里,由母亲还有几个邻居看着。
      隔着洁净的玻璃,我看见有的人扛来了长条桌,有的在支炉灶烧开水,有的抱来了一大摞子的碗筷。
      我们几乎哭成了泪人。
      可是没有用,我看见几个膀大腰圆的叔叔把肥大的猪抬上长条桌,它的脖子上压一根粗大的杠子,头上戴了面罩。小刀手正在处理脖子上的白毛。一大盆里面放好了花椒和食盐,铺了一层的葱油,摆在猪头下面。小刀手说着什么我们听不清,但看见它把刀深深刺进了猪的脖腔里,一股殷红的血立刻射进盆里和周围的地面。小刀手雪白的外衣成了刺眼的红玫瑰色。
      我们哭得更伤心了。
      大锅里,我还看见一大堆的葱沫倒进滚开的油里,一团火焰马上在灶前升起,特别漂亮。
      隔着玻璃,我还是闻到了浓浓的葱油的味道,沏人心脾。
      那天,我们三兄弟都没有吃肉,母亲也没吃,她一直陪着我们。直到月上三更,所有的人都散去,猪圈里也没有了熟悉的鼾声,我们就静静的站在猪圈前,默默流泪。
      以后我家养猪的方式发生了变化,猪出栏后直接卖掉,然后再另外买肉犒赏亲朋、不过这肉也要提前订,这样一来就保证了我们吃的肉绝不是自己家里养过的。
      其实,仅仅是一点的安慰吧,我想。

版权所有:苍山林场  
单位地址:苍山林场
联系电话:165034 传真: Email:china_165034@126.com
浏览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