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我们 苍山概况 苍山小学 乡音无限 知青岁月 老友寻呼台 乡愁视频 访客留言 图库 
滚动公告
    苍山林场--这里是你我苍山人共有的家园,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提供更多的好图美文,有你我的参与,我们的网上家园将会更加美好。
    
    欢迎大家的到来
    祝愿苍山的乡亲们、朋友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访客留言
[6-25]我的电话和微信138
[6-25]我的电话和微信138
[6-10]请问站长,您的微信怎
[6-10]请问站长,您的微信怎
[5-17]《天南地北苍山人》纪
[5-6]165034.cn
[2-18]景色很美
[6-8]今年是上山下乡50周
[11-27]大兴安岭现在还有《流
[11-24]【急寻原始资料】
[11-24]【急寻档案】
[6-19]你好,加入苍山QQ群
[5-27]寻找儿时伙伴张美华,
[5-23]寻找儿时的伙伴,张美
[1-21]1977年,刚刚参加
我的链接
·大兴安岭政府
·大兴安岭旅游网
·碧水镇
·大兴安岭日报
·浙江知青网
·呼中旅游
·加格达奇区
奥拉岭下的琐碎记忆-飞船
出处:
   奥拉岭,一个不知名的小山,由于知青的到来,四十多年后,成了成千上百人饭后茶歇聊天的话题。
      1969年年底,第一批知青来到了奥拉岭山脚下的宏伟林场。这里依山傍水,一边是翠绿欲滴的山峰,一边是清澈见底的河水。荒凉的平地上已经支起了几顶绿色的崭新帐篷。帐篷里,一长溜的12人通铺是由细长的松树杆连排铺就。帐篷两头支着两只长方形的大铁皮炉,炉皮两颊被木柈子烧得通红。床铺底下几寸厚的白雪依然顽强地展示着它的容颜……。这些,宣示着沉睡千年的林海深处刚刚进入开发创建的早期。
      奥拉岭山下,在一片雪原中,铁道兵的木刻楞营房矗立在那里,陈旧的泥巴和斑驳的树皮表明它已经度过了一些岁月。哪里有人迹罕至的铁路延伸,哪里就先有铁道兵的身影。木刻楞营房与知青帐篷毗邻。迎接知青到来的简单欢迎仪式,是在林区职工唯一一栋木刻楞房里举行的,这里也是二百多号人的职工食堂。墙壁和顶棚不时伸出一些雾凇。浪漫在这里演化成了严酷。
      可数的几栋木刻楞营房里,驻扎的是铁道兵的一个团部。知青做了铁道兵团部的邻居,因此也借了一些光,比如,有时可以蹭看部队文艺兵充满激情的演出,有时伙食补给缺个油盐酱醋乃至白面,串借一下就成了。听说,知青当年日常生活使用的那口十多米深的水井,还是铁道兵自己用钢钎和*人工开凿而成,并且匀给了林区职工使用,名副其实由私转公。
      奥拉岭的林区生活,对于知青来说,基本上是从零开始,就连简单的挑水劈材,也常常力不从心。水井里沉底的水桶、“喂得罗”,那是知青打水失落而又失望的产物。热心的铁道兵战士看到这一情景,主动从营房里取来抓钩趴在冰坨上,屏住气息,慢慢地收绳,有时,可以连续捞起好几个铁皮水桶。这也给失落中的知青带来一丝人间的温暖和慰藉。
      奥拉岭山脚下,简易的铁路已经修到了跟前,奥拉岭隧道的打通成了林碧线上铁道兵的攻坚战。铁道兵团部按照早先计划设在这里指挥修路已有年头了。有一次,隧道内发生塌方,伤亡了好几名铁道兵战士,军人的脸沉了下来,知青闻讯心里也十分不好受。毕竟大家都是同龄人,正值青春年华好时光。后来,奥拉岭的山顶上第一次有了树立着木碑的坟头。一年多后,一辆载着知青的翻斗车在翻越奥拉岭山坡时,油门没有稳住,上坡不成滑下了山。车翻了,人亡了。知青得到这个消息,更是唏嘘不已。
      奥拉岭隧道建成了,林海到碧水的林碧线不久也正式通了火车,呼中的原木成了南北众多木材公司的香饽饽。
      其实,途径奥拉岭的林碧线铁路是一条不起眼的简易支线,号称为三级。三级铁路的路基是就地取材的沙砾土,推土机铲去草皮,轰隆隆之下,沙砾土伴随着一些鹅卵石堆积成了路基。路基下,沙砾土中的鹅卵石无声地诉说着大兴安岭曾经苍山为海的故事。
      至于林碧线上为什么是三级路基,当时知青自作聪明加以解释,加格达奇那边的支线铁路是二级;齐齐哈尔到哈尔滨的铁路干线是一级。林碧线是小支线,客运和货运量都太小,从成本考虑,只能是三级啦…….铁路上的这些,只有铁大头才更清楚。不过,林碧线虽然是三级铁路,却是呼中的骄傲,因为它是打破高寒禁区的一个标志,也是呼中通往兴安岭外的一个生命和财富通道。
      奥拉岭山上,曾经有过有快乐的熊瞎子家族,它们出没于林海中,听说以蚂蚁和都柿等果腹。有人亲眼看见一对母子,也有人有声有色讲述一个黑熊独步在山林中的事……。国家建设急需资源打破了原始森林的沉寂,那时又恰逢物质匮乏。什么绿色环保意识,什么动物保护观念,这些被证明人类与自然和谐不可或缺的东西根本没有影儿。熊瞎子的肉成了人们解馋的向往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熊掌更是人们梦寐以求的美味佳肴。不巧的是,熊瞎子在一年秋夏相交之际,为过冬四处觅食,误打误撞,闯入靠近老乡住宅的地盘,惊动了几只家狗,一阵又一阵地狂吠,黑熊觅食不成,反倒成了人们追踪的对象。老乡和营房里的人提着枪闻讯赶来,没有一二个时辰,只听见一声枪响,熊妈妈惊慌失措地逃出了人们的视野,掉队的肥硕小熊不幸成了人类的战利品。从此,奥拉岭上的熊瞎子家族失去了踪影,原始森林也少了几分生命的气息。
      奥拉岭山上,更多的是黄花菜。每到雨季的前期,蘑菇还没有冒出草丛,黄花菜已经含苞待放,此时是采摘黄花菜的最佳时机。知青和老乡成群结队上山,象在茶树上采摘茶叶摘取黄花菜。开了花的黄花菜,虽然好看,可口味和营养,已经大大不如含苞待放的黄花菜了。有人说,战地黄花分外香,对于冲锋陷阵的人来说,火药味中一丝黄花的清淡味,也许格外强烈,格外清新;对于囵于平淡生活的人来说,黄花菜花朵绽开时,没有特别的花香味,不如人们熟悉的一些花草如茉莉花之香。含苞待放的黄花菜却正好是舌尖上中国少不了的好材料。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奥拉岭山不高,也不起眼,只是因为曾经和知青、铁道兵、林区老工人结缘,有了生活的灵气,才有了如今南北大地人们思念的话语。


        (转自 《宏伟家园》)

版权所有:苍山林场网  
单位地址:苍山林场网
联系电话:13869141428 传真: Email:1106665078@qq.com
浏览次数